您的位置:小说-青雪小说网|免费小说下载,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武御群雄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利器?风波突起

《武御群雄》 第一百四十二章 利器?风波突起

    小说-青雪小说网|免费小说下载,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

    www.ajunwz.cn   手机版   m.ajunwz.cn腾龙庄。

    雄伟壮观,依山傍水,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龙蛇刺。

    长三尺三,龙头蛇尾形状,金色的龙头,龇牙咧嘴,银色的蛇尾,尖长细短。

    据说有很多人垂涎龙蛇刺,也有很多人强夺龙蛇刺,垂涎的人,都还活着,活得很好,因为,他们仅仅只是垂涎,强夺的人就不一样了,他们无一例外,全都死了,死得很惨,死在郑虎擎的手上,死在龙蛇刺下。

    腾龙庄庄主郑虎擎,四十出头,满脸虬髯,虎背熊腰,高大威猛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晨曦初照,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腾龙庄,书房内,正首上方的太师椅中,坐着郑虎擎,下方的两张靠椅中,坐着他的两个女徒弟,夏樱和苏宁韵。

    三人中间的文案上,放着龙蛇刺。

    郑虎擎面色凝重,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夏樱和苏宁韵,正在说话:“昨晚收到的,这件事情十分棘手,我似乎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夏樱接过纸张,与苏宁韵一齐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,纸上这样写着:

    郑庄主,久闻神器,心痒难耐,故借你龙蛇刺一观,借也得借,不借也得借,三日后归还,明天日落之前来取,名杀楼,楼思月。

    简单明了,态度强硬。

    不留余地,霸道霸气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放眼整个玄苍大陆,唯一使他郑虎擎惧怕的高手,便是定天盟的盟主方天御。

    楼思月这个女人,他听过,但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很不简单,也很厉害,曾经向方天御叫过板,也和方天御交过手,虽然最后输了,但得到了方天御的高度评价。

    因此,郑虎擎自认有三点不及楼思月。

    其一,敢向方天御叫板!

    其二,敢和方天御交手!

    其三,能够得到方天御的高度评价!

    是以,郑虎擎才会觉得十分棘手,觉得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但,话虽如此,仅此而已,郑虎擎心里可并不打算唯命是从。

    “名杀楼?”

    “楼思月?”

    夏樱和苏宁韵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她俩没听过名杀楼,也不知道楼思月。

    夏樱随手将纸张扔在文案上,不当回事儿道:“她算个什么东西?垂涎师傅龙蛇刺的人多了去了,就是咱们整个玄苍大陆最厉害的人物,定天盟的盟主方天御,虽垂涎师傅的龙蛇刺,但却也不曾如此狂妄自大,敢对师傅说出如此狂妄之言。”

    苏宁韵跟着道:“师傅,请恕徒儿口不择言,您刚才说别无选择,难道,这个楼思月,比您还要厉害?”

    郑虎擎微微一笑道:“我不知道这个楼思月有多么厉害,我只知道,她曾经跟方天御交过手,知道这事儿的人,并不是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夏樱瞪圆了眼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苏宁韵却是淡然道:“我相信,她肯定赢不

    了方天御。”

    郑虎擎点点头道:“她的确不可能赢得了方天御,但方天御对她的评价却是很高,四个字,深——不——可——测!当时她和方天御见面的时候,她就很狂妄的对方天御说过,名杀楼虽然惹不起定天盟,但她楼思月个人,却惹得起方天御,你们说,这样一个女人,师傅能有她厉害吗?敢对方天御说出那样的话的人,实在没有几个,至少,我就不敢。”

    夏樱咬了咬牙,不说话了,连师傅都自叹弗如的人,她实在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苏宁韵想了想,问道:“师傅找徒儿们来,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夏樱便开口道:“笨!我看师傅的意思,是要我们带着龙蛇刺离开腾龙庄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郑虎擎摇了摇头:“不至于,师傅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夏樱疑惑了,急急追问:“师傅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郑虎擎的目光陡然变冷,杀气腾腾地道:“要她的命!”

    “正合我意!”夏樱拍手叫好,冷冷一笑,“师傅就是师傅,您说,需要我们做什么?您怎么安排,我们就怎么做!”

    郑虎擎很高兴,招招手:“耳朵过来。”

    夏樱和苏宁韵立即伸头侧耳,靠向郑虎擎。

    郑虎擎先在夏樱的耳边悄然说了一席话,又悄然在苏宁韵的耳边悄然说了一席话,最后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都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夏樱和苏宁韵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郑虎擎满意地一笑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郑虎擎是个不怕死的人,他对付起人来,哪怕玉石俱焚,他也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他承认楼思月虽然厉害,但他并不怕她,因为她,毕竟不是方天御,他对她,还没有达到惧怕的程度,所以他才敢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夏樱突然道:“师傅,关于那个江天景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苏宁韵忙道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师姐,师傅,我看,还是算了吧!毕竟,到头来,他也没能把我们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?那不行!”夏樱咬牙切齿,横眉怒目,“那个混账东西,必须得好好教训一下,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!师傅,并非樱儿小肚鸡肠,斤斤计较,实在是那个混账东西太过分了,光天化日,强抢良女,如此侮辱我和师妹,岂能算了?”

    郑虎擎大大咧咧地道:“等楼思月这事儿一了,我亲自去教训这个混账东西,敢欺负我郑虎擎的弟子,我一定要他清楚的知道,什么叫后悔!”

    苏宁韵坚持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夏樱不明就里,逼视着苏宁韵。

    苏宁韵一本正经地道: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冤冤相报何时了,我不想给师傅添麻烦,也不想师傅因为我去找麻烦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夏樱气得答不上话,苏宁韵说得确有道理,她无法反驳,只能同意,“罢了罢了,便宜那小子了,算了就算了吧!也怨我们自己无能,不然早宰了他!”

    苏宁韵微微一笑:“谢谢师姐!”

    “傻瓜,你呀!”夏樱伸出手指,狠狠地在苏宁韵的额头上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郑虎擎默然无语,摇头一笑,拿起龙蛇刺,手一运功,将手中的龙蛇刺化作了一团黑气,黑气转眼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此时,一名年轻的庄丁进入了房中,庄丁手中拿着一张手帕,手帕上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,金龙旁竖着“腾龙庄”三个黑字。

    庄丁开口道:“禀庄主,有客到,一男两女,男的说是苏师姐的朋友,姓楚,有苏师姐的手帕为证,千真万确,属下不敢怠慢,已将三人领至正厅奉茶。”

    “这姓楚的怎么找到腾龙庄来了?”夏樱吃惊不小,眉毛抖了两抖,“我说,我的好师妹,你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的把这手帕给他的,我怎么不知道?该不会,你真的是看上他了?”

    苏宁韵红着脸,不说话,默默接过了庄丁手中的手帕,将其收好。

    郑虎擎盯着苏宁韵道:“韵儿有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苏宁韵低下头,支支吾吾地道: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夏樱眉毛一抖道:“没有才怪!”

    “师姐!”苏宁韵抬起头,微微一怒,瞪了夏樱一眼。

    夏樱不理苏宁韵,转脸看向郑虎擎道:“师傅,我说句良心话,这姓楚的小子人挺不错的,本事也不小,将师妹交给他,我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郑虎擎哈哈笑道:“好好好,樱儿都如此说了,为师当然也表示赞同,有道是这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韵儿,你不必羞羞答答的,自己的幸福,要自己把握住,我郑虎擎可从来没有要求过自己的徒弟一辈子不嫁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傅。”苏宁韵羞红了脸,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她是对楚仁良有一定的好感,一定的喜欢,但谈婚论嫁,还差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这个“差”不是指楚仁良哪儿差了,而是指她自己,对于楚仁良,还差了那么一点了解。

    记得第一次和楚仁良相识的时候,是因为楚仁良错把自己当成了“倩儿”。

    这个“倩儿”是谁?

    他喜欢这个“倩儿”吗?

    他又有没有喜欢的那个谁呢?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苏宁韵想了一大堆,就是没有想过要与楚仁良谈婚论嫁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儿,岂是那么容易的?

    苏宁韵不禁一笑,笑得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”郑虎擎笑容满面,连连摆手,“不要磨磨唧唧让人家久等了,去吧韵儿,好好招呼人家。”

    苏宁韵正准备起身,庄丁却突然开口道:“庄主,那位姓楚的公子,可是指名道姓说是要见你,他态度很认真,语气十分诚恳,依属下看,还是庄主您去见他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郑虎擎一脸茫然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苏宁韵脸一白,顿时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夏樱眼珠子转了转,却是怪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看来这姓楚的还真是毫不含糊,对师妹怕是急不可耐了,指名道姓要见师傅,敢情是提亲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此言,苏宁韵脸刷地通红。

    “樱儿说的有理。”郑虎擎点点头,豁然开朗,随即起身,“走,我们一起去见见这位楚公子!”

    夏樱错了,楚仁良并不是提亲来了。

    苏宁韵也错了,楚仁良并不是为她而来。

    楚仁良此来,是为了龙蛇刺!